我不走——帮千总泡二文

【千宏】车手(⑧)

《车手》⑧

Cp:千宏

   ②   ③        

文章阅读导航

来吃糖

+++正文+++

易烊千玺的位置距离刘志宏有一段距离,他拿着票询问刘志宏身边坐着的女孩可不可以跟他换个位置。

戴着耳机的女孩抬起头茫然地看了他一眼,看样子并没有听到他的话。

易烊千玺指了指她的耳朵,女孩才反应过来似的摘下耳机。

“可以跟我换下位置吗?嗯……那个是我朋友。”他指了指靠窗的刘志宏,虽然对方扭过头假装不认识他。

“他跟我闹别扭了。”易烊千玺对女孩笑了笑,语气有些无奈。

女孩的脸一下就红了,她立即站了起来:“你、你位置在哪儿?”

“我送你过去吧。”易烊千玺后退了一步,让女孩走出来。

待他将女孩送到自己的位置后,走回刘志宏身边,刘志宏也没有理他,易烊千玺压了压帽檐坐了下来。

刘志宏撑着下巴面对着窗外,身边的人换了位置坐下后就没了动静,他的思绪一直都飘着的,外面的天空一片漆黑,其实也什么都看不见,他回过神看向窗外,视线却撞上倒映在窗户上的易烊千玺的视线,心脏没理由的漏跳一拍。

窗户上的人突然对他笑了一下,就连嘴角的梨涡也看的清楚。

刘志宏转过头躲开了视线。

半晌,他转过头再次对上那道的视线:“易烊千玺,你有病吧?”

火车上的人基本都安静地坐着自己的事,大部分的人已经就着自己的那点位置睡起了觉,刘志宏即使压低了声音,还是引来了对面男人的不满。

男人皱着眉看了他一眼,从包里掏出耳机,插在手机上,看起了电视剧。

“大半夜追到车站来告诉我你不准我辞职?甚至还调查了我的车次,你不是家里出事儿了吗,还跟着我跑?”

易烊千玺听着他的话却笑了,虽然这人生着气,可是话里还是透露出关心他的意思,这让他该怎么办才好啊。

“嗯,那我可能是有病吧。”易烊千玺说。

“你!”刘志宏气结,他扭过头不再跟他说话。

“我家里没出事儿,是你理解错了。”易烊千玺轻声解释道,见对方倒映在窗户上的脸色有些缓和,才继续说道,“上次那儿事之后,我爸就不想我继续赛车了,也让我关了车行去他公司,我不愿意,就闹翻了,他除了把我关起来也想不出招了。”

刘志宏其实挺想问他为什么现在又在这的。

“前两天我就跑出来,一直躲在小凯家的,谁知道我爸一发现我跑了,就派人去关了我的车行。我要不是听姜云说你要辞职,估计还被蒙在鼓里呢,你居然不经过我同意就想跑。”

刘志宏忍不住子啊心里翻了个白眼,心道你还不是没经过你爸的同意就跑了。想想又觉得这句话有点不对劲。

易烊千玺见他不说话,继续说道:“其实我本来可以等你回来之后再告诉你我不同意你辞职的。”

“那为什么又追过来了?”刘志宏转过头问他。

“因为啊……”

他突然笑了,细长的眸弯成了好看的弧度,他伸手将帽檐侧到一边,凑到刘志宏面前了,被压低帽檐正好挡住两人的脸。

帽檐后的刘志宏微微睁大了眼,面前这人的距离近的离谱,他甚至能够感受到对方温热的气息呼在他的脸上,对方的唇很柔软,还有些干涸,他想可能是因为一路跑过来的原因,或许刚刚推车路过的时候应该给他买瓶水的。

随后,易烊千玺就退开了身子,他摘了帽子重新扣回头上,视线却从没离开过刘志宏。

刘志宏动了动嘴唇,半晌才开口:“易烊千玺,你有病啊……”

“嗯,对啊。没得救了。”他笑了,浅色的眸子里泛着暖暖的光。

这次行程要将近一个天的时间,刘志宏买票买的紧,没有卧铺的票了,易烊千玺查了他的车次,也跟着他买硬座,两人坐了一晚上也受不了了,等列车员通知卧铺有空位的时候,补交了费用,跑去卧铺躺下了。

火车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了,刘志宏下了火车就带着易烊千玺打车去了他阿舅的家。

阿舅打开门的时候还穿着睡衣,冻得哆哆嗦嗦的,见到刘志宏差点没认出来,毕竟也有好几年没有见到过了,他都来不及叫他进去坐会儿,刘志宏就着急的问情况了。

“之前情况要差一些,虽然一直都在用药控制,但是……你也知道,你寄过来的钱很快就花完了……”阿舅低着头说,似乎不太敢对上刘志宏的眼睛,他搓了搓冻僵的手臂,“而且断药的那几天那里面也不管,所以情况比较差,都通知要去见最后一面。”

刘志宏咬着牙,紧握着拳头,指甲陷进肉里的痛感才让他稍微能够冷静一些,他深深吸了口气:“那我现在能去看看她吗。”

阿舅见他焦虑的模样,赶紧补充道:“那、那个那里面今早来电话说情况好转了,基本稳定下来了,而且这大半夜的,她可能也休息了,明天我给里面打个电话,安排你去见面吧。”

“嗯,谢谢阿舅。”刘志宏低下眸道谢。

阿舅看着他的模样有些愧疚,他犹豫半天,退了半个身子:“那个,宏儿啊,你先进……”

“是志宏吗?”

门内突然传来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,刘志宏抬起头看见她走出来,点点头:“是我,舅妈。”

“哎呀你怎么这么晚才到啊,找到住的地方了吗?”

刘志宏微微一愣,摇了摇头。

女人赶紧指了一个方向:“你顺着这个路往那个方向走,那边有个小旅馆,这么晚了,赶紧去休息,你妈的事儿明天再说,啊?”

刘志宏站在大门口,头顶的灯光投下来,将他的影子缩成了小小的一团,他忽然觉得自己站在这个地方,有些抬不起头。

“是这个方向吗,阿姨?”易烊千玺微笑着指了有丝灯光的地方。

女人看向他,面前这人虽然面带着笑容,但是气场却有些冷得吓人,她忍不住缩了缩脖子,僵硬的点了点头。

“谢谢。”

易烊千玺说完抓着刘志宏的手,转身离开。

身后的男人和女人看了他们一眼,也进了屋内。

“你干什么啊,咱们不是还有房间吗?”

“少跟他们扯上关系。”

“都是一家……”

“谁跟杀人犯是一家人了!”

“……”

夜已经深了,每家每户都已经关灯睡觉,偶尔只会听见几声家犬的叫声,此起彼伏,又渐渐销声匿迹。

小城市的很多地方都没有优化,这条道路上连个路灯都没有,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着,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,只听得见两个不同频率的脚步声。

易烊千玺看着刘志宏微坨的背影,他其实很多时候都想要一巴掌拍在这人的背上,让他挺直背脊,但他又很喜欢他看上去很慵懒的模样,让他忍不住想要伸手揉乱他的头发。

易烊千玺微微加快了步伐,追上刘志宏,一把将自己的左手挤进了他已经塞了自己手的衣服口袋。

刘志宏停住脚步看了看自己的口袋,又看了看易烊千玺:“你干嘛?”

“好冷啊。”易烊千玺缩了缩脖子。

刘志宏这才注意到他只穿了件单薄的卫衣,塞进自己口袋的手也是冰的吓人:“废话啊,这里又不是南方,只有春秋。”

“对啊,所以你看我穿着秋天的衣服就跟着你跑过来了,所以可怜可怜我,帮我暖暖手吧。”易烊千玺撇着嘴装可怜。

刘志宏看着他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一下。

“啊,终于笑了啊,我差点就要讲冷笑话来逗你了。”

“算了吧,你的冷笑话只会让我更冷。”

两人说笑着又重新迈着步子往旅馆的方向走去。

衣服的口袋塞两个男人的手有些挤,口袋边磨蹭着易烊千玺的手腕,有些难受,他转了转手腕,刘志宏的手也跟着他一起乱动着手指,口袋的空间更挤了。

易烊千玺干脆抓住刘志宏胡乱动的手,对方一下就不动了,他忍不住扬了扬嘴角。

易烊千玺的手不像刘志宏,因为长年修车的原因,刘志宏的手指结了不少茧子,摸起来有些磕手。易烊千玺的手骨节分明,手指也很纤细,刘志宏有时候会觉得他的手指随时都会折断一样。

但是刘志宏看到过他开车的时候,那个时候易烊千玺手背上的骨节会特别突出,血管突显的时候特别的性感。

而现在这只手正紧紧握着着他的手,刘志宏甚至能够想象得到,口袋里易烊千玺的那只手上突起的骨节和血管。

两人走到旅馆的时候,前台的妹纸已经昏昏欲睡,见到有客人来了,立刻强打起精神来接待两人。

“两位住什么间啊?”

“一个标间吧。”

妹纸点了点头,鼠标在电脑上点了半晌,抬起头看向易烊千玺:“不好意思啊帅哥,我们只剩大床房了。”

 +++++TBC+++++++

中秋快乐!!


评论(14)
热度(65)

© 帮千总泡二文 | Powered by LOFTER